「花東之星」如家人般為偏鄉劇團開車的小峰

2020-06-12 發佈  by   社團法人秋野芒文創協會
  

「花東之星」不是選秀節目,是一家遊覽車公司。秋野芒劇團到各地偏鄉小學演出,搭乘的就是花東之星的遊覽車。


花東之星老闆的兒子,小峯,從2016年冬天開始為我們開車。個頭高大的小伙子,滿面紅光,二十來歲,有很憨真的笑容。他是我見過最年輕的大客車駕駛。小峯對我帶大學生到處演出這件事有高度的興趣。他想幫我們一起搬東西,他會進場來看戲,然後,他開始捐,買我們的團服,買我們的公益商品。


2017年我們前往綠島。小峯把我們從東華大學載到富岡漁港,我們趕著取票報到,和小峯匆匆道別,就進了碼頭。抵達綠島,在綠島國小準備工作,小峯出現了。原來他停好巴士,自費買了船票,就搭我們下一班船,跟到了綠島。他和我們一起在綠島演出,一同搭船回到台東,他又開著巴士把我們載回東華大學。


他成了秋野芒劇團的鐵粉

2018年夏天,我們又要去蘭嶼,因為要先在台東各鄉演出,我們叫了台東的車。到了前往蘭嶼的日子,卻因風浪太大,取消了行程,我們臨時在台東加演兩所國小。在第二所國小演出時,一個高大的身影穿著秋野芒團服,出現在門口。是小峯。他說,他去了蘭嶼,發現我們沒去,又回台東來找我們。結果小峯是那個夏天唯一穿著秋野芒團服登上蘭嶼的人。我問他,風浪很大不是嗎?他說,「我當兵時是海軍!」到了冬天,我們要去中南部五縣市、十個國小演出。這些小學多在僻遠之處,小峯竟事先跑去勘察了所有路線。


不過,我另有苛求。我希望不僅可以開到校門口,最好可以開進校園。這些小學多在山區,門有陡坡,路窄而多樹,進出不易。但只要我提出要求,小峯就無怨言地一而再、再而三的嘗試。每到一個校門,我和小峯常下車反覆研究,該用車頭進門或車尾進門?該抓斜坡右側或左側?該由右邊轉彎或由左邊轉彎?我曾鋸樹為車子開道;曾讓人員下車,以升高底盤;曾多次以幾公分的毫髮之差,出入各種角度的路口。只為把車子開進校門,讓我們的搬運儘量縮短路程,還有,減少在馬路邊卸貨的危險。


他又為我們畫了一個紙招,寫上「秋野芒巡演專車」,放在擋風玻璃上;後來裝了跑馬燈,幾個字閃閃爍爍,七彩輪換地跑動著,好像秋野芒真的有了專車!


2019年,我們演了六十場,跑了五千六百公里路,他是我們最穩當的依靠。我總坐在最前方的位置,清醒著,看小峯在每個路口行止有節,每個轉彎迂迴合度,而車上的大學生安睡如故。年底有一天,我們正在裝車,他淡淡地說,他們只做到明年二月,要收起來了。我一時沒心理準備,瞪大了眼回頭問他:「以後不能叫你的車了?」他帶著歉疚解釋,這車五年了,折舊很高;現在景氣差,不能回本,趁還有機會,連經營執照一起賣掉。我問:「那你呢?」蘇花改通了,他要去開北花線的客運。然後我開始胡思亂想,如果有幾百萬,連車帶人留下來,秋野芒的專車、專屬司機……其實,我一直就把這車和小峯當成自家的!但終究不是。我們得重新去找一家車行,回到不斷換車、換司機的正常日子。


今年二月的最後一天,小峯為我們開最後一趟車,他拿出行照,領照日就是我在臉書上發文,許下為偏鄉孩子演戲的大夢那天。原來這輛車與秋野芒早就有不可解的緣分。

每次完成演出,車子走時,我都站在路邊,目送著車尾燈消失在夜色裡。這天亦然。我有點想拿出手機錄下這不會重現的畫面,但又自笑,這太隨俗了,如果會忘記這畫面,又何必錄?車子走了,花東之星,會永遠寫在秋野芒的故事裡

本文作者創辦秋野芒劇團,帶領東華大學的學生志工,為國小學童進行公益演出。

支持秋野芒:https://lihi1.cc/FwttX



善耕雲端找公益,服務學習真Easy!

你可能也會想參加的活動

暢所欲言

 

還能輸入140個字

大家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