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媽媽的母親節…「為什麼我還不能回家?」

2020-05-08 發佈  by   善耕365公益媒合平台
  
(封面圖/ 蓮心園社會福利基金會 、柯惠媛 提供)

你的母親節與家人團聚了嗎?在你歡度母親節時光的同時,有一群人他們已經超過一個月未能見到摯愛的家人,等待著能回家的那一天…

疫情下,超前禁足的他們
自疫情爆發後,世界各地的長照機構接連爆發集體感染,在3月底台灣也發生長照工作人員感染的情況,為了降低風險,自3月底開始台灣各縣市政府也針對長照、全日型的社福機構陸續發布禁探返的公告,一直到5月1日,政府才開放有限制探視之公告。

 
(台北市政府3月底禁探返公文,以及疫情指揮中心 5月開放探視公告。)

沒有母親的母親節

憨兒: 「疫情是誰? 為什麼我還不能回家?」

「疫情是位老婆婆,他走得很慢,還在台灣散步…」—社工這樣安撫機構裡的憨兒。為全日型機構的蓮心園啟智中心收容99位孩子,主要多為心智障礙者,自3/23政府就公告院內禁止探視及返家,雖然現在政府已經開放探視,但大部分家長白天都有工作不便前來探視,有多名家長們在4月底就不斷觀望政府的進一步的消息,等待開放返家時能夠帶孩子回家小住幾天。有位憨兒天真的以為疫情是個人,每當他遇到社工,都會問「疫情他走了沒? 什麼時候可以回家?」。機構也為了緩解孩子們無法與家人相聚的心情,工作人員這段時間都會帶他們去附近空曠的風景區走走散心。 


(工作人員陪伴孩子勞動渡過日常。圖/蓮心園社會福利基金會 提供)

「為什麼你的爸爸有來看你…我的沒有..」若憨兒們看見其他有來探視的家長,卻遲遲不見自己的父母而感到失落...連帶情緒會受到影響。在母親節到來的時刻,蓮心園的社工安排孩子們製作母親節小卡片,幫忙寄給他們想要感謝的對象;有些認知能力高的孩子,知道母親節要來了,會主動要求打電話,社工也會幫忙先跟親人約好時間,讓他們可以講比較久的電話,也請他不要告訴其他孩子,怕影響到其他孩子的心情。去年的母親節,機構有舉辦親子旅行讓孩子跟家長一起外出踏青,今年因為疫情緊張,機構裡的工作人員也都積極用其他活動方式替代,想辦法努力安撫及紓緩孩子受影響的心情。


(機構裡的孩子們製作著母親節卡片。圖 /蓮心園社會福利基金會 提供)

相隔大桌子探視,和媽媽距離好遠
台北柯小姐的媽媽長期居住在北部某間長照中心養護,疫情爆發前原本平日每天都會去探望媽媽,3月底政府公告後,就無法如常探望,媽媽獨自在機構裡會感到不適應及難過,久久會面一次也必須隔著桌子,做好防疫措施,減少物品的接觸,也需藉由工作人員傳遞,幾次會面結束時,媽媽都會掉眼淚,靠著工作人員及自己的安撫,跟她解釋現在情況,她慢慢的也比較理解,柯小姐說:「雖然會一直掛念著媽媽,但能理解機構及政府的措施,畢竟誰也不希望有任何一點感染風險讓長者不安全。」也反映出內心對媽媽的不捨。


(禁訪期間媽媽在機構裡拿著自己上報的報紙,標題寫著「感受不到媽媽溫度」。圖/柯小姐 提供)

所在的長照機構之前經常性舉辦活動,鼓勵家屬跟長者共同參加,在去年母親節,機構裡都有舉辦做卡片、折花可以跟媽媽一起互動的活動,但今年情況特殊,在公告還沒下來前,機構不敢隨意籌辦,直到5/1鬆綁開放探視,才萌生舉辦母親節活動的可能性。

( 5月開放探視後,柯小姐傳來的訊息。)


開放探視後,又碰上母親節即將到來,大家都想探望許久未見的家人,而且畢竟機構人力有限,柯小姐也沒辦法像之前那麼容易預約到,但還是感到很慶幸,能夠與媽媽慶祝母親節。


 
( 帶著蛋糕及卡片前往機構探視慶祝母親節。註: 有確保探視之防疫措施,為拍下媽媽美麗的臉而摘下口罩圖/柯小姐 提供)

為團聚的那一天到來
每當政府針對機構防疫的公告發布,社工們就會全體動員火速通知每個個案的親屬,讓焦急親屬心能夠得知最新情況。在機構裡服務的社工、工作人員放假也不敢外出,深怕有個萬一,每個人都期盼正常的日子趕快到來。

在這段期間,「社交距離」、「隔離」、「防疫」等這些字詞大量出現在我們生活當中,雖然保持距離能抑制疫情,但不代表我們要停止與他人的互動,別忘了關心周遭家人及朋友們,比起機構裡的他們,我們能擁有的互動機會其實很多,也期盼疫情盡早結束,讓他們盡快恢復一如往常的團聚生活。


(5歲女孩和她的祖父團圓畫面,在意大利防疫禁足期間,他們已經分開了兩個月。圖/取自 AJ+ 新聞



善耕雲端找公益,服務學習真Easy!

你可能也會想參加的活動

暢所欲言

 

還能輸入140個字

大家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