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裡的雲端對話:「虛擬志工」興起中

2020-04-21 發佈  by   善耕365公益媒合平台
  
疫情下,你看見人心惶惶的物資瘋搶,你看見義大利人在自家陽台演奏音樂,你看見NETFLIX訂閱數暴增,你看見無數個繁華的地標化為空城,不過,你可能沒看見的是,在世界各地陸續實施居家令時,有一群人,他們在客廳中、在沙發上、在電腦前,敲敲打打著,在數位網絡裡齊心抗疫!

在3月26日,全球最大的志工參與網路平臺 VolunteerMatch 為疫情啟動了一個媒合虛擬志工的媒合網頁 「Help with COVID-19,專門與全國各地的非營利組織進行虛擬志工的參與。這些虛擬志工活動通常可以透過電腦、網路或電話遠端來服務,具該平台上統計目前需要超過44,000名虛擬志工的幫助(註1),此需求也持續上升中。雖然臺灣目前相對安全,但疫情的走向仍充滿變數,若之後實施居家令等相關禁足措施,你可想過你要在家做什麼呢,除了珍惜與所愛的人相處,可以怎麼讓坐在沙發上變得有意義?


(因疫情,國外興起虛擬志工,民眾自製影片號召大家加入。)


看見「看不見的志工」
疫情急遽地蔓延,從地面的小鎮到海上的航空母艦,從單一城市到整個國家,深深影響了世界各地,然而,臺灣雖然疫情獲得有效的控制,但也確實造成實體志工的減少,在國外,意外發展出虛擬志工的各種模式

由哈佛大學、波士頓兒童醫院的流行病學家和一群科技業的志工創建的「covid near you,這些志願者來自Amazon, Alphabet, Apple …等各大科技公司的30位科技工程師,他們透過網路的號召,在六天之內隔空創建了此網站,參與這項計畫的工程師說,他們同時也忙於自己日常的工作,很多人利用下班後的下午3點到晚上9點之間來進行此計畫,將疫情各地的數據共用及分析,希望能更有效地了解病毒的發展以及緩解當前的疫情(註2)。

 
(covid near you網頁 以及 covid near you背後的工程師們。圖片來源)

數說焦慮: 線上為隔離者紓壓的志工

在疫情壟罩下,也為不少人帶來了心理壓力,在臺灣被隔離的個案中,有將近百分之十的被隔離者出現焦慮和憂鬱的情緒,成為疫情之外少數被關心的隱憂,這樣的情形同樣發生在美國,有位美國民眾Donna Borak,她志願性地透過線上zoom視訊軟體,隔空指導小組聚會,與線上參與者進行冥想和深呼吸的紓壓治療,幫助陌生人緩解疫情帶來的壓力。


(Donna Borak 透過視訊軟體,為陌生人舒緩疫情帶來的心理壓力)


臺灣有虛擬志工?  臺北老師的〝超超〞前部署
在臺灣,也有類似此虛擬志工的案例出現;在台北,有位映竹老師,他利用自主開發的平台程式,在因疫情延長的寒假中,透過網路遠距離幫助孩子學習,他將教材,放置到平台上,並設計任務讓孩子們進行挑戰,也結合獎勵機制。透過網路,讓孩子們遠端回傳任務、進行批改回饋。老師說:「我認為防疫期間,即使不是第一線醫護人員,各行各業的人其實都還是能夠各司其職,為疫情帶來的影響,多做一些努力。」

 
(開學前一天,老師特別規劃了直播活動,給孩子們一些開學與防疫的叮嚀。圖/ 映竹老師的翻轉教室)

其他學生家長得知這項數位資源時,都紛紛轉發到各班級家長的LINE群組裡;在這延長的寒假裡,家長們也因為此平台程式上的學習任務,在協助孩子時,讓親子間有了共處的機會,也增加了彼此更多的話題。老師進一步表示:「網路雖然很容易讓人忽略了原本應有的情誼,孩子常為了爭取手機與網路導致與父母關係緊繃,但我一直認為網路科技應該是拉近人與人的距離,而非疏遠人與人的心。」

開學以後,政府就不斷要求學校要超前部署,除了教會孩子使用停課自學的平台,也要能夠進行直播教學。然而,其實映竹老師早在延長寒假期間,就已經實現了這些事情,這或許算是一種「超超前部署」吧。

藝術家組線上平台,緩解疫情衝擊
臺灣的藝文產業在這次疫情裡,也是重災戶,許多藝術家暫停了工作、教學,畫廊的合作也因此終止,有志願者就打造出藝術互助平台「藝起加油作品展覽平台」(註3),透過互助購買的方式(每售出五件的作品就要收藏另一位藝術家的作品),嘗試減緩疫情帶來的產業困境,據該平台統計,從3/30開展到現在,目前已售出了2569件作品(該數值統計於4/20號),整個平台是由發起人王建揚‎與他的朋友無酬地在管理每天近700~1000則作品貼文的流通,該平台人數目前已將近4萬人,也有不少知名藝術家響應。


(在疫情期間讓創作者、原創藝術以增加其作品流通之機會。圖/藝起加油作品展覽平台)

回到善耕365關注的臺灣社福團體、志工領域,他們多數都是站上第一線的實體服務,是否有機會可以透過數位網路的力量,來獲得更多資源及解決疫情帶來的問題。若疫情走向嚴重的那一天到來,不經讓人煩惱那些在特定機構裡需要被照顧的個案以及弱勢團體的處境;我們可以宅在家,而他們怎麼辦?我們是否也有可能善用數位科技,幫助到這些人? 讓他們不被排除在外,有待更多人看見他們,並給予支援。

疫情下,你可以做得其實還很多!
「COVID-19是在考驗困境中人性的善良與慷慨,選擇先利人還是先利己,在這個不盡人意且混亂的時候,請展現出我們最佳的品格和體面的行為,願大道至簡而折衝萬裡。」-哈佛校長公開信。(註4)

先前,英國公開呼籲招募25萬志工,結果有50萬名志工加入防疫及幫助弱勢的工作(註5),也有許多退休醫護人員志願回到醫療前線,即便意味著可能使自己處於危險之中。我們看見屬於這場戰「疫」裡,關於人性的考驗;也讓我們看見,許多臺灣的社福單位,在科技技術及遠端數位的資源,可能並不足夠。看了這麼多,其實虛擬志工就是—不論你是具有技術的科技人才,或是有著其他擅長的專業知識,甚至只要你有個服務他人的心,任何人都可以成為虛擬志工,為疫情中需要幫助的人盡一份心力



-----------------------------------------------

註1:〈VolunteerMatch Launches COVID-19 Virtual Opportunity Portal to Mobilize Volunteers and Support the Nonprofit Sector During Coronavirus〉
註2〈How volunteers from tech companies like Amazon, Apple and Google built a coronavirus-tracking site in six days〉

註3 此平台是效仿英國的artistsupportpledge藝術家互助計畫,由藝術家Matthew Burrows發起。

註4〈困境考驗人性善良!哈佛校長致信學生請展現最佳品格〉

註5〈英國全民防疫 50萬人報名志工幫助弱勢〉

善耕雲端找公益,服務學習真Easy!

你可能也會想參加的活動

暢所欲言

 

還能輸入140個字

大家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