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影響生命 視障樂手吳柏毅如何扭轉逆境人生

2019-12-19 發佈  by   善耕365公益媒合平台
  
一頭藝術家飄逸的長髮,帶著一頂紳士帽與一把歷經歲月的薩克斯風,即使是受訪間的即興演出,也能感受到音樂已深植於他的血液中,如同呼吸般自如 - 他是視障樂手、Life爵士樂團的團長吳柏毅。

如果只剩0.03的視力,你會堅持還是放棄?

(圖/Life爵士樂團提供 2015年12月 受邀至港澳台灣基金會慈善晚會演出)

「當你沒有任何選擇,只有一條路可以走的時候,你不是往前,就是停滯、就是退後」,柏毅堅定地說。小時候因視網膜病變導致視力退化,開刀裝了一個人工水晶體,隨著年紀增長,眼球也會變大,但人工水晶體並不會改變,這種情況如同穿了一個不合腳的鞋子會不停地摩擦,但卻無法拿掉,那種不適感是時時刻刻都存在的。

除了人工水晶體的不適之外,吹奏樂器也會讓柏毅眼壓飆高,這樣的傷害對他來說是非常嚴重的,但一路走來他克服這些痛楚,只為了喜愛的音樂。即使可以排隊等待適合的眼角膜,但他仍堅持不用,因為他知道即使換了也無法恢復成正常視力,所以他願意放棄減緩不適感,成就別人看得見的大愛。

『一把薩克斯風,道盡人生的起起伏伏,每一首創作都是柏毅的生命故事,正因為這些經歷,讓他的音樂更加「聲」入人心。』


對於視障生而言 排擠是成長過程的必經之路

小時候的柏毅視力已經看不太清楚,眼中的所看到世界時常是模糊一片,但因年紀還小只傻傻的以為是「自己跟別人不一樣」而已,不曾想過是身體已經生病,直到家人發現柏毅走路歪斜,才帶去就醫,但為時已晚,此時的柏毅已經右眼看不見了,當下不知道未來等待他的,將是一趟崎嶇險峻的旅途。


生理上的不適也讓他不知道如何跟大家相處,個性逐漸變得內向、封閉而遭到同儕們排擠。聽著柏毅說起小時候的點點滴滴,可以感受到這是經過多年的接受與放下才能娓娓道來,面對自己的自卑與內向,要告訴自己勇敢跨出那一步,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柏毅他做到了。

「例外」不是阻礙「嘗試」的理由

國中以前都在普通學校就讀的柏毅,因為視力不佳,導致學習進度跟不上,對於畢業之後的出路更感到茫然,直到經由輔導老師的建議,來到台北啟明學校,柏毅才真正認識到「和自己一樣的存在」。


從那時起,他漸漸敞開心胸,試著去與人相處,柏毅笑著說:「當時許多事情都跟我原本想像、所接收到的都不一樣,他們過得很開心,而且在這裡,沒有人是例外的!」那種感覺是他很開心能與大家共事、參與並融入其中。慢慢地,柏毅探索到視障者其實有其他選擇,以前家裡保護的很好、學校也沒有給予機會嘗試,所以他不知道能做的事情還有這麼多!

視障不是只能做按摩與算命 也能成為音樂家

(圖/Life爵士樂團提供 2016年9月 受社團法人中華光鹽愛盲協會之邀於國父紀念館演出-「當音樂遇見愛慈善音樂會」 )

啟明學校課餘間此起彼落的樂器聲與歡笑聲,是柏毅珍藏的回憶,更是他人生一大轉捩點。正值畢業季,一把從學長手中承接的薩克斯風,毫無基礎的他,只能從頭「摸」起,這一刻起,他開始他的音樂人生。


音樂,讓柏毅知道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還有很多,更帶給他滿滿的歡樂。高中三年他玩出興趣,更想往專業邁進,並下定決心報考音樂系,但卻沒人看好……。柏毅從小到大沒有任何想做或有興趣的事,直到遇見音樂,他堅信這是他這輩子唯一的歸屬。人因夢想而偉大,敢衝、敢拚的柏毅,最終,如願考上夢想的音樂系。

柏毅說:「如果有一天我看不到了,那不是最可怕的事情,人生最可怕的事情是我再也無法演奏了,那是比我失去生命更嚴重的事。」對於音樂的重視,絕非只有表面而已,音樂就是他的生命。如果柏毅認命而沒有「嘗試」,就不會知道原來未來自己可以成為一名音樂家,是音樂,扭轉了他的逆境人生。

正因為柏毅走過、茫然過、挺過,更能理解其中的孤獨和無助。
他正用這一份力量,繼續陪伴更多的視障朋友,用生命影響生命。
▼ 瞭解更多 ▼
聯絡方式:0935-783-976 吳先生
服務項目:薩克斯風演奏、教學、特殊、生命教育講座、各類型音樂企劃演出
樂團信箱:lifejazzsax@yahoo.com.tw
個人臉書:吳柏毅
▼ 延伸閱讀 ▼
「明」「盲」爵士樂團顛覆想像 卻面臨生存危機!

善耕雲端找公益,服務學習真Easy!

你可能也會想參加的活動

暢所欲言

 

還能輸入140個字

大家在說

點我問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