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箏少年」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會把你們丟掉

2018-11-08 於 15:22 發佈  by   善耕365
  
(資料、照片提供:青少年表演藝術聯盟)
       一個從一出生之後就被棄養,從小在安置機構裡長大的孩子,內心有一個最深層的悲傷和遺憾,就是渴望能有一個家;每當機構有放假的時間,讓孩子們可以外出回家的時候,無家可歸的他只能到附近的教會待著,而機構裡固定的親子聯絡時間,他只好打電話回去以前機構找老師聊天,過年團圓的日子,則必須在機構裡吃年夜飯;這樣一位愛哈啦、說垃圾話、自尊心強,但抗壓性低的15歲小屁孩,每天都會和32歲的「浩瑋」,唇槍舌戰1個小時,有一天竟然自動跑來問他:「以後我可不可以叫你爸爸?



最初「風箏計畫少年
       「余浩瑋」是青藝盟的創辦人,國中時就是大人口中的「問題學生」,高中退學中輟後,變成一個在外流浪的「七逃囝仔」,因為接觸表演藝術之後,重新找到了自已人生的價值和意義;而風箏少年的計畫一開始,就從他和「陳綢少年家園」的4位少年,一段為期3個月的環島巡演說起。


       2014年的8月,4個來自全台不同地區的安置少年,當時最大的17歲、最小的只有14歲,分別帶著各自的家庭缺憾和問題,進行一場實驗性的生命探索環島之旅,將在全台各地的安置機構和高關懷班巡演,其中還有一些公開分享會,以及參加音樂祭的演出。而「杰董」是這4位少年中,身世較為特別的孩子,出生三天就被送到了育幼院,這輩子只見過媽媽一次面,但在那次的見面後,媽媽就要他自己過生活,從此就失去了去體會家的感覺和機會。


       帶著4位少年環島的這段故事,並不是像想像中的順利,也沒有電影情節中的「Happy End」,過程中經歷了爭吵和失敗,與安置機構磨合、溝通和抗爭,旅途中也面臨少年們的犯錯和逃跑,甚至中斷演出,把少年們送回家園2個星期,進行自我調整,而當再重啟行程時,只剩下3位團員的狀況;雖然最後回到家園後,順利完成了風箏少年的結業式,為整個活動畫下句點,但是卻在計畫旅程結束後,一個月內還是有2位少年,選擇逃離安置家園;雖然他們的行為,讓人覺得好像沒有任何的改變,但是當實際和他們碰面後,卻發現他們只是想要有自己的生活,工作賺錢照顧自己,已經不會和過去一樣,做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了。


       浩瑋說:因為和他們一起體會過失望、憤怒和悲傷,所以選擇相信、包容和承擔彼此」,風依舊會繼續吹,風箏也會持續的飛,每個人本來就有不同的想法和觀念,用真實的體驗,去影響生命的旅程,創造出一段屬於自己的故事。



青藝盟劇團的理念
       台灣唯一透過戲劇教育陪伴青少年成長,長達18年的體制外創新藝術教育組織;青藝盟透過表演藝術以及劇場創作演出,邀請許多藝文界、跨領域的大師與傑出工作者,直接與年輕人一起工作,在陪伴青少年的過程裡,揉合連結社會脈動的公共議題,引導年輕人接觸多元生命風景,引導國內青少年探索興趣,以及自我的天賦與價值;青藝盟就像台灣藝文種子啟蒙的孕育農場,培育出許多新世代藝文人才,透過長時間的陪伴,以及提供專業資源,「用戲劇為青少年種下第一顆藝文種子,用藝術為青春開闢第二條路」。

用表演藝術,解決青少年問題
       青藝盟所服務的青少年,主要分成2類:1、一般青少年,透過藝術教育(花樣戲劇節),引領青少年接觸多元生命風景、探索興趣,以及自我的天賦與價值,找到未來方向;透過戲劇學習表達、思考、創造,以及一輩子受用解決問題的能力。2、高關懷青少年(非行青少年),透過藝術陪伴,用風箏計畫,以戲劇為媒介,深入青少年心靈的角落;讓他們能用新的角度,看待自我生命價值。(非行青少年是指,12歲以上未滿18歲觸犯刑罰法律,或有觸犯刑罰法律之虞的少年。)


       而「風箏少年」劇場培力演出計畫,是啟發高關懷青少年的興趣,進而透過藝術培力,使劇場成為新謀生管道,找到重回社會的新模式;「風箏少年」是台灣第一部描述社會邊緣青少年處境的創作演出,來自雙北15~24歲的高關懷少年們,共同創作一齣120分鐘的舞台劇,由他們在售票演出中擔任演員及執行劇場工作,所有票券收入將成為他們的工作費用,希望讓他們經過此計畫後能將興趣結合謀生管道,擁有穩定收入的機會,是他們脫離高危險工作場域最大的助力。



青藝盟官網:


善耕雲端找公益,服務學習真Easy!

你可能也會想參加的活動

暢所欲言

 

還能輸入140個字

大家在說

點我問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