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安全網,對社福是助力還是阻力

2018-08-30 於 10:27 發佈  by   善耕365
  

(部份數據、資料提供:行政院衛生福利部)

根據衛福部統計,近幾年來兒少受虐通報的案件數,有明顯增加的趨勢從2004年的8,494件,到2017年已經高達有59,912件,而且平均每年有22.6名兒少,因為父母或主要照顧者嚴重虐待,或是殺子自殺事件的波及而死亡。延伸閱讀:台灣虐童案件頻傳,暑假更是另一個看不見的高峰


雖然通報案件量的增加,有可能是因為民眾的通報觀念,或是社區防暴意識提升下的影響,但也確實反映出家庭系統支持功能的脆弱,以及社會安全網的疏漏或因應能力不足。



政府允諾力補社會破洞

2016年3月28日台北市內湖發生隨機殺人事件(小燈泡事件),蔡英文總統在面對全國人民,對上述社會安全網的破洞,所感到不安的氛圍,於就職演說中,宣示將從治安、教育、心理健康、社會工作…等各個面向強化社會安全網,讓台灣未來的世代,可以生活在一個安全、沒有暴力威脅環境中。


  

為此由衛生福利部提出一項「強化社會安全網」的計畫,行政院在2018年2月26日核定此項計畫,希望能結合政府各部門的力量,建構出一張綿密的安全防護網,打造一個讓全民都安全的生活環境。計畫內主要的重點包括:


  

       1、增加第一線服務社工人力至2020年止達3,021名,並逐年增加相關經費,自2018至2020年3年總經費計68億餘元。
       2、規劃以每15萬人口為標準,設置1處社會福利服務中心,預計在3年內建立154處的服務中心,提高民眾使用服務、協助的可近和方便性。

       3、將以往「個人」或「議題」的介入焦點,轉為「以家庭為中心」的新思維,建構「以家庭為中心、以社區為基礎」的服務模式,並採取「風險預防」、「單一窗口」及「整合服務」的原則,不只能有效整合社會救助與福利服務,還可以簡化通報流程,提升服務的效率。



多一點公權力,比增加社工數量更實際

為此行政院的政務委員林萬億也率同衛福部、內政部、教育部與勞動部…等相關部會,至22個縣市進行政策溝通說明會,希望透過公部門與民間夥伴的對話,以及相互的合作,共同落實計畫的推動與執行




但是,身為民間夥伴的社福單位,卻有不同的看法,中華民國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的王薇君理事長提到,林萬億政務委員說的新政策「社會安全網」,3年要增加3000多位社工的需求,但配套措施和社工權力都沒有改善,進來再多的人力資源,也都是浪費、無效的;增加社工的人數,提高訪視的人次和數量,但後續的安置機構數量是否足夠?內部的設備是否完善?人員的素質有沒有到水準?這些才是真正的問題,如果將來兒虐的狀況沒改善,最後背黑鍋的還是社工人員,如果新政策,是可以給社工多一點的公權力,或許遠比增加社工數量來的有用多了



未來計畫的3大漏洞

CCSA中華育幼機構兒童關懷協會的洪錦芳秘書長也說,這項「社會安全網計畫」是政府未來3年內,要大力推動的一項政策,但其中卻有3項弔詭的地方,如果沒有先行改善,未來在執行上可能會令人擔憂


       1、衛福部保護服務司的司長,家暴、兒虐案件處理的最高負責人,竟然已經懸缺長達半年之久

       2、同工不同酬。計畫內的設定,服務人員每月的薪資待遇,督導6萬元、社工4萬5元,與現行的待遇相比,督導多2萬元、社工多1萬元;而現階段社福單位所執行的案件,也是政府分派下來的,在同工不同酬的情況下,這不就是擺明要把社福單位的社工全部拉走,說好的公私相互協力合作呢?再者,3年後計畫結束時,社工的未來何去何從,執行的案子和服務對象,要由誰來接手?




       3、一個好的政策,是需要一個能因地制宜的政策台灣現階段各地的城鄉差距不小,所以並不是全部都可以套用同一標準,或規定來執行的;但是如果用強制的方式實行下去,對底下的組織都是一種暴力、霸凌的表現,也因為台灣政府長期都是這樣從上而下的施政方式,所以造成現在成為了一個暴力、霸凌的社會



社工的心聲,理想與現實的差距

而「社會安全網計畫」對於第一線的社工,又有什麼樣的影響呢?一位正在基層單位服務的社工談到,在台灣現行的制度下,所面臨的問題是:

       1、社工薪資和勞動條件差、造成流動率高。衛福部在104年的調查發現,有52%的社工薪資在25000~34999元間,就連已經服務10年的社工,竟然與此也沒有太大的差距,對於這項需要高專業度、挫折感很強的工作,甚至偶爾還會遭受到暴力威脅的危險和警告,如果不是有高度熱忱的人,是無法待太久的,更何況是一個剛畢業的新社工,在背負著社會極高的期待,去處理因難、複雜的個案,卻又得不到合理的報酬,高風險且無保障,很快就夭折了。



       2、工作量過大,又要負責扛疏失。在現行的制度下,每一位社工負責的案件量都有過高的情形,每件個案還都有許多表單、調查、評估和會議需要完成,根本無法進行深入的處理,以及後續輔導或協助改變的工作,而且如果運氣不好,負責的個案出事了,還要被指責有人為上的疏失;所以新的政策若還是在意表面上服務的數量,不去思考現在卡死保護性業務社工的這些制度難題,最後社工面臨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3、整合服務,知易行難。若要進行跨領域、跨部會,又是公私部門間的互相合作,實行上真的不容易,計畫中談到整合網絡的合作,實際上真的很重要,也對未來處理案件會有很大的幫助,但卻是一項困難且不合理的理想;單就現行政府委託民間部門,承接個案的薪資來看,同的個案、不同的機構,會有不同的狀況和標準,如果要做到一個公正性的整合,取得一個中間值的標準範圍,就會形成不同工同酬的狀況,不符合公平性的原則,實為兩難



不做事可能比做錯事好

曾經聽到一句話「不要怕做錯,就怕什麼都不做!」,這對個人、團體、或是一間企業來說,是一個很好的警惕格言,但是對於一個政府來說,並不是一個「正確」的執政理念。




一個好的政策,是當政府發現社會問題的嚴重性,準備進行補救的同時,也要好好傾聽民眾的聲音、第一線當事者的建議,做出一個符合現況,又能真正改善問題的政策規畫,不然就像網友們說的,「不做事,可能都比做錯事來的好。」因為一項錯誤的政策,不但無法達到真正解決社會問題的功用,還可能把真正在處理問題的第一線人員,推到一個進退兩難的困境,而且若要回原況,所需經費之多、時間之長,是難以想像的




(特別感謝:CCSA中華育幼機構兒童關懷協會洪錦芳秘書長,以及中華民國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王薇君理事長接受專訪並提供相關照片


善耕雲端找公益,服務學習真Easy!

你可能也會想參加的活動

暢所欲言

 

還能輸入140個字

大家在說

點我問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