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碇,一個位於繁華台北城邊沒落、孤獨的農村

2018-03-12 於 17:10 發佈  by   善耕365
  
(文章、照片提供:小小農民工葉家豪)
一個平凡上班族,開始撿垃圾人生
       我是一位Nobody,一個在農業家庭出生的普通人,當了兵、娶了好老婆、結了婚、生了小孩,努力為這塊土地生存打拼著,工作一段時間後,回到學校念書。2016年,我從農學院畢業了,在領到畢業證書那天,我回到小時候玩耍的村落,看到村落的老人家,四處走走,草長很高而且殘破的,家鄉的沒落讓我感到熟悉卻陌生,我決定開始用自己的力量,改變村落的未來。

       從撿垃圾資源回收,到復育螢火蟲,然後蓋出復興基地。2016年底,我租下了一座充滿垃圾的礦工廢墟,上班之餘,一有空就清掃裡邊的垃圾,努力建成農村前進復興基地,朋友們都說我是傻瓜,但我知道,清結垃圾,運用循環農業土地照護準則,把螢火蟲找回來,那就代表環境再生了!為了復育螢火蟲,我回到母校詢問師長與學長姐、查詢各式國內外書籍與實作,漸漸的,克服復育螢火蟲的各項參數,逐漸開始行程一套模式,將螢火蟲慢慢一隻一隻回來,也參加了世界螢火蟲大會的海報發表,與國際經驗交流。


       2016~2017年間,網路蒐集陌生拜訪名單,其間曾經試著與行政院下轄的3個中央部會、3個地方局處、6間公私立大專學校,與掌握資源的各種財團…等超過6間法人聯繫過,甚至查google大頭照活動場合攔路堵人,告訴過他們,我正在努力上面的事情,期望在村落這一切都進入歷史之前,我們可以一起來做些甚麼,但如有莫大回應,我還會有以下的過程嗎?其實我仍然心存感激,因為一路上有很多磁場相近的天使們,一起來幫忙。這不僅僅是一個解決村落問題的事情,而是要打造一座接引「年輕人歸鄉的基地」,因此除了蹲下抹水泥,也得彎腰用村落實在的食材來做點心四處兜售,10元10元地攢錢,換取書屋的廁所、馬桶與每一塊磚而努力,只因這裡有著大家共同童年的回憶與共同的祝福。 

台北城「強磁區」吸光所有工作人口
       這個大都會偏鄉,就像是小時候我們做科學實驗的大磁鐵「強磁區」,村子的工作人口幾乎都被台北吸光了,這曾是石碇文山煤礦舊跡,這裡是石碇十八重溪,一個大都會偏鄉中的偏鄉,距離台北101僅約15分鐘車程,沒有商圈聚落的三不管地帶,被邊緣化的路過而謝謝再聯絡。但「她」曾是榮耀國家的村落,是石碇文山煤礦最主要的礦區聚落,與九份金瓜石金礦系出同門,在當年礦業救國山城唱歌的年代曾經礦工高達7000人,然而命運不同的是石碇文山礦業從此一去不回頭,現在少到聚落不到300人。
       這裡工作機會消失殆盡,學校也跟著消失,基本上能離開的都離開了,在這裡你看到村裡老人家的辭世年輕人不願意回來,使得空屋變鬼屋,而最後一間柑仔店,也在兩年前倒閉。其實這些記憶你我都曾經共同擁有過,這就是台灣的共同記憶,到溪邊抓蝦、到田邊抓泥鰍、到田埂結草與青梅竹馬做花冠、到柑仔店吹泡泡糖,你不覺得熟悉嗎? 還記得小時候我們做科學實驗的大磁鐵「強磁區」嗎?強磁區的磁粉都被大磁鐵吸乾了!石碇農村的工作人口幾乎都被台北吸光了,徒留下老人家與小孩,還有不知道哪裡來的垃圾。

堅持初衷,期望書屋成為村落的百年基地
       在地的校長與小朋友一起來為書屋祈福,期望一隻隻螢火蟲陸陸續續也會來為基地開光,旅人在前往宗教園區的路上駐足會聽得見,用弦樂四重奏為村落書屋的百年堅持祝禱,也祝福這個村落不要被時間遺忘,開始有越來越多人一起來參與討論,一起來詮釋充滿勇敢與堅持的這個現在進行式。這兩百多天的撿垃圾拾荒過程,或許看到這邊,會有人說這些內容是傻瓜才會做的事情,但奇蹟就這麼一件一件來了,雖然身上都是拾荒沾上的泥巴,週邊人的冷眼相待,但原本的夢想,發揮巧思打造一間屬於村落的百年基地,如今已然逐漸成形。我還會繼續堅持下去,翻轉僅剩老人與小孩的台北農村永續經營,我也會在近期發起募資案,為螢火蟲書屋募集下一階段的經費,期望大家提出看法與建議,一起為大都會偏鄉點燈,讓孤獨村落再現生機!您有甚麼建議,該怎麼永續經營下去呢?

僅剩老人與小孩的石碇農村如何翻轉


善耕雲端找公益,服務學習真Easy!

你可能也會想參加的活動

暢所欲言

 

還能輸入140個字

大家在說

點我問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