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每一個受傷的野生動物,都有重生之路,回到野外生活

2018-02-27 於 18:11 發佈  by   善耕365
  
(資料、照片提供:窩窩)
不要干涉野生動物,幹嘛救牠?
       台灣野生動物面臨棲地破碎化,因為其生活環境與人類活動越來越重疊,導致車禍、捕獸鋏、誤食農藥、獸網誘捕、甚至被家犬攻擊等問題都層出不窮,受傷的動物,幸運的被救援得以送往急救站醫治,但有更多的動物因此而默默離世,乏人問津。
       因人而殤,自然必須由人的介入來彌補!1、人為活動破壞殆盡:全台剩不到500隻的石虎,正因人類開發,使得棲地破碎,動物與生態隨之陪葬。2、每年40億隻動物遭到路殺:開路、開路、再開路!高速公路、產業道路,拼經濟的號召,卻導致越來越多慘死輪下的動物。3、流浪犬的風險:斷尾的穿山甲,正是因棄養以及餵養,造成流浪犬的繁衍與群聚,而不斷發生浪犬攻擊事件。4、經濟誘因:穿山甲、食蛇龜、領角鴞等具有市場、因民間謬誤傳說有特殊功效的野生動物,容易遭到捕抓與走私。

野生動物們的守護者
       野生動物急救站,是隸屬於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中心底下的研究單位。1993年創站,是國內少數專門處理野生動物救援與收容的單位,至今已接手超過8000隻野生動物的醫療救傷案件。近年來,隨著民眾保育意識提升,急救站一年接受將近600隻的野生動物救傷通報,但野生動物保育相關的經費,從原本的360多萬,到2015年縮減剩下230多萬,預算越來越少,收容、救傷的動物越來越多,導致許多經營困境,野生動物急救站唯一的使命,就是希望能幫助每一個受傷的野生動物重回野外!

面臨的困難
       除了每年六百隻的野生動物醫治外,站內目前仍有209隻受傷留院以及2000多隻動物收容著。保育意識抬頭,越來越多落難動物被送到急救站,但人員額編制仍然不足,平均每個人同時要照顧數十到數百隻的動物,是相當大的負荷。經統計,平均每隻動物的醫療救治費用為32,283元,又野生動物治療到訓練到野放的過程相當漫長,若以坊間動物醫院收費標準計算,光是醫療耗材與相關設備使用,就佔了整體經費的九成。
       急救站最主要的經費來自政府的預算,但近年政府分配在「野生物保育」的經費僅有六千多萬,比起以往兩億八千萬的預算,整整少了兩億多元,但需要救助的野生動物數量還是很多,逐漸減少的經費,會影響野生動物救援的專業發展、救援的品質及醫療,亦導致救援單位面臨「人少錢少事多」的問題,必須靠一人身兼多職、自己找資源來彌補經費的缺口。

起心動念,替野生動物救傷募集
       不比犬貓議題受到社會的關心及資助,野生動物的救傷、醫療、收容、野放一直都處於資源匱乏的狀態,這一次,我們集結媒體與插畫師,希望透過傳播設計的力量,來替野生動物急救站募集救難資金!我們需要你!成為野生動物救傷的助力,因為你的集資,我們可以做得更好。

窩窩和插畫師
       窩,本意為動物的巢穴,本著給動物一個窩的想法,於2012年成立了窩窩,從關懷身邊的流浪動物出發,進而關心環境、動物,以及人們的生活。2015年實體雜誌《窩抱報》創刊,2016年網路訂閱模式上線,發佈網路文章、插畫懶人包等,並同步開創窩窩商店,藉由傳播文章與文創商品的設計,來推廣「關注動物,友善生活」的理念,期許尋求人與世界共存的永續價值。
       插畫師「胡瑜」,畢業於巴黎培寧根設計圖像學校(l'ESAG Penninghen)平面設計系與巴黎戈伯藍影像學校(Gobelins, l’École de L’Image)動態圖像學系,及暑期動畫班,留學期間曾赴日參與NHK電視台動畫製作,於巴黎Wizz動畫公司實習,並於2016年出版故事插畫攝影輯《天馬行空(Quand le cheval marchait dans le ciel)》,目前於培寧根圖像學校研修藝術總監碩士班。

落難動物的重生之路,野生動物救傷募資計畫


善耕雲端找公益,服務學習真Easy!

你可能也會想參加的活動

暢所欲言

 

還能輸入140個字

大家在說

點我問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