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鮮為人知的病症,陪伴讓患者和家人不要再繼續單打獨鬥

2018-02-21 於 17:32 發佈  by   善耕365
  
(資料、照片提供:台灣選擇性緘默症協會)
小風的故事
       大概在國小三年級,我才意識到我在團體裡不容易發聲,但在家裡卻能跟家人開心的互動,到高中都一直如此,在校園裡我幾乎不講話,也逃避任何講話的經驗,因為在團體面前我會感到焦慮,不懂得如何跟別人互動,我甚至覺得自己是無趣的人,不會有人想跟我交朋友,而安逸在自己的小小世界裡。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好像雙面人,也厭惡這樣的自己。

       到了大學,我就讀軍校,那是非常重視團體生活的地方,也因此跟自己的狀況很衝突,我不斷強迫自己跟別人講話,慢慢的自己也有些改變,至少能表達自己的需求,能跟別人交朋友,但要在團體面前表現得很自在,跟團體有交流互動,還需要時間突破。軍校裡有嚴格的規定,待久了就習慣了,不能習慣的,也麻痺自己去適應了,不過很慶幸,那時候我讀的是心理組,有一個空間讓我可以喘口氣,求學過程中,也不斷拿自己的生命經驗,跟書本的知識做對照。


       我也想過自己是不是自閉症,在大四那年還去自閉症家長協會實習,看到協會患有自閉症的孩子,我感覺跟他們不像,那時候我覺得我是生病了,可是找不到一個我生病的病名。在大學,我曾讀過變態跟臨床心理學,選擇性緘默症好像沒出現在書本裡,是近期看了《為什麼孩子不說話》這本書,才知道「選擇性緘默症」這個病症,裡面敘述的生命經驗架構跟自己很像,之前,我很氣求學過程中我的班導師跟輔導老師,為什麼不在我痛苦的時候拉我一把?難道他們覺得我一整天不說話很正常嗎?還有大學某位團體動力學跟團體諮商技巧的授課老師,為什麼我在課堂上努力學習,只因為在團體中講不太出話來,就把我的成績打不及格?
       我覺得他們都不知道選擇性緘默症,需要有人把這個症狀跟這個社會做說明,感謝臉書社團的老師跟家長們對這個症狀的關注與協助,我知道選擇性緘默的孩子內心是孤獨的,不說話不是自己想要的,但又渴求愛與歸屬感,改變需要時間,身邊的人可以陪伴他,配合他的步伐走過這段難過的時光,陪伴的能量很強大!

選擇性緘默症
       選擇性緘默症(英語:Selective mutism)是一種社交焦慮症,患者有正常説話的能力,但在特定情境下就是說不出口。《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把選擇性緘默症描述為兒童的罕見心理失調,患有這症的兒童和成人,能正常說話和理解語言,但在某些社交場合卻無法說話,他們其他行為和學習能力都正常,儘管他們會不願意參與團體活動,這就像是極端的害羞,但是症狀的保持和程度,顯然與害羞相異,譬如一個小孩在學校裡完全靜默,在家中卻能自由說話,不過如有陌生人在場可能又令小孩靜默。

Ruth Perednik
       焦慮及選擇性緘默症治療中心(美國、英國、以色列)主任,Ruth因兒子四歲時發現選擇性緘默症,而開始投入這個領域,至今25年,為實務和研究先驅之一,她教育和心理雙修,同時是家長、老師和治療師,其著作The Selective Mutism Treatment Guide廣受推薦。

「用愛聽見沉默」2018選擇性緘默症講座,歡迎您的參與

       您是否碰過這樣的孩子?長久相處卻從沒聽過他的聲音、他不打招呼、不看人、是教室裡的隱形人、面無表情的木頭人……其實他有想法,想說話也想互動,但深刻的恐懼鎖住了他的喉嚨,有時也綑綁了他的肢體。您是否聽見孩子無聲的掙扎?每140位孩童,就有一位受選擇性緘默症之苦,他們需要家長、老師、醫療人員團隊合作,及早幫助;也需要制度的支持,給予他們公平的機會。




善耕雲端找公益,服務學習真Easy!

你可能也會想參加的活動

暢所欲言

 

還能輸入140個字

大家在說

點我問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