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荒長輩的一天,從光未透入的清晨開始,在黑夜中悄聲落幕

2018-01-08 於 16:34 發佈  by   善耕365
  
(資料、照片提供:中華民國老人福利關懷協會)
       目前台灣「拾荒」的工作大部分是由,年邁無法進入職場工作的老人擔任,無論豔陽天、颳風下雨天,只為飽餐一頓,他們每天外出撿拾回收,耗費6到8個小時,但最高收入卻不超過300元,這樣低薪的工作,長輩們卻別無選擇。拾荒長輩們默默穿梭在城市的各大角落,不嫌髒、不怕臭、更不畏懼眾人異樣的眼光,只為讓自己與家人能溫飽一餐,他們以勞力、健康換取微薄收入,但卻是尚未被社會關注的一群弱勢。

拾荒長輩的一天
       凌晨,新北市汐止的街頭,當夜間人潮漸漸散去,店家打烊、員工下班,燈火逐漸轉暗時,拾荒長輩正展開他們新的一天,他們推著手推車,沿著自家的小巷弄裡出發,穿梭在每條街道,尋找街角垃圾堆、路邊與商店垃圾桶、工地棄土推、大樓垃圾車,在髒亂、惡臭的環境中,撿拾各種形式的廢紙、寶特瓶、鐵鋁罐、廢金屬、與廢家電,經過簡單的拆解、堆放、綑綁後,整齊堆疊在推車上,繼續移向下一個角落。天色微亮,拾荒長輩開始緩緩走向鄰近的資源回收站,腳程約莫30分鐘到1個小時,進入回收站的秤重區排隊、卸貨、秤重、領錢的手續後,終於能推著空推車休息片刻。

       其實每位拾荒長輩工作的時間並不一定,只要您有留意街頭,從凌晨到黃昏幾乎每個時段,都能發現拾荒者的蹤影,他們大多會選擇在清晨與午後工作,主要是避開上下班車潮,平常推著沉重的推車已經很吃力了,如果再加上上下班擁擠的車潮,走走停停地移動更加耗費體力與時間,當然撿拾回收對於長輩,也會造成職業傷害,因此,筋骨扭傷對他們來說更是家常便飯,長輩們也常面臨被尖銳廢棄物割傷,有的更嚴重的傷害,是在拾荒時被車輛擦撞或追撞,一場車禍可能毀掉拾荒長輩的生命與整個拾荒者的家庭。


       有些拾荒長輩會選擇清晨工作,主要是因為市政府環保局的垃圾車在每天6點到9點之間清運垃圾,拾荒者若要從垃圾中整理出可回收的廢棄物,就必須趕在垃圾車到達之前工作,而此時也可以避免警察的罰單,因為大多拾荒者使用的拼裝車是違法的,雖然只要不要違規或肇事,警察通常不會特意找長輩們的麻煩,但若依法就得沒收拾荒者的違規工具,或是易科罰金,會造成拾荒長輩的負擔。拾荒長輩除了職業傷害與意外風險外,還需要面臨多方競爭,如遊民、市府清潔隊員、清潔工、慈善團體,甚至還有政府極力推廣社區里民的黃金資收站,這是資收長輩的一天,始於光尚未透入的凌晨,並在夜裡悄聲落幕。

拾荒長輩的故事
       80歲的戴奶奶,曾經問過時常坐在7ー11門口的她,為什麼那麼老了還要出來撿拾回收,奶奶剛開始都以撿回收當「運動」的理由來搪塞我們,經過深入的接觸後發現,奶奶的表情從防衛、冷峻,逐漸柔軟下來轉為無奈、失落,才慢慢透露初次見面時,不願提及的苦衷,她說:半生勞苦卻老來孤獨,子女不孝與老伴住院…等狀況,走入拾荒這個行業的困難不在技術,而在於心理上的矜持,在於能否說服自己放下含飴弄孫、安享天年的願景,承認經濟窘迫的事實,而戴奶奶的「運動」這個說詞,所要抵擋的不是社會對拾荒「勞動」本身的評價,而是要掩飾以拾荒營生的「晚景」。
       根據統計資料,目前全國推估約有3萬名拾荒者仰賴拾荒過生活,其中35.1%左右的拾荒者是65歲以上的長輩,而首善之都台北市,推估有近1200名清寒拾荒老人隱藏社會各處,他們因為年紀在世人眼中無法勝任許多工作,但又需要一份收入,只好選擇撿拾回收物資,走許久的路程去變賣,即使風吹、雨淋、日曬、收入不穩、不時被人投入異樣眼光,仍努力地用自己的雙手養活一個家。

中華民國老人福利關懷協會✕人生百味團隊
       中華民國老人福利關懷協會希望能幫助這群被社會遺棄的甘苦人,目前與人生百味團隊合作「把回收拿給阿公阿嬤地圖」,希望藉由社會大眾的力量,大家一起把需要幫助的拾荒長輩標示出來,讓老人福利關懷協會每月提供物資包與提供回收站,減輕這些長輩們的壓力,因為照顧著一個家庭的生計不輕鬆,而這些「拾荒者」經常是一個弱勢家庭的經濟支持者,如果因為年紀大、身體不佳而無法回收,影響的是不只是個人,更是一整個家庭的生計,中華民國老人福利關懷協會期望於城市當中,尋找生活困頓的清寒拾荒老人給予實際關懷服務,協助長輩確保不匱於食、衣之基本需求。

清寒拾老扶助計畫,把回收拿給阿公阿嬷


善耕雲端找公益,服務學習真Easy!

你可能也會想參加的活動

暢所欲言

 

還能輸入140個字

大家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