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大水災全因塑膠袋,痛定思痛後,用黃金纖維取代塑膠袋

2017-01-11 於 16:56 發佈  by   善耕365
  
(文章、照片提供:南亞觀察)
別被塑膠袋綁架,孟加拉「黃金纖維」妙處多
       話說,孟加拉是個容易淹水的國家。它位於南亞恆河、布拉瑪普特拉河與梅克納三大河川匯流入海之處,境內支流與大小湖泊眾多,但國土面積有70%不到海平面上1公尺。在這樣的環境當中,喜瑪拉雅山的春夏融雪、秋天的雨季,或是在南部孟加拉灣形成的熱帶暴風,再加上都市化與人口壓力增加,都使得該區面臨相當高的水災風險。這個貧窮、常淹水、人又多的國家,為什麼努力不懈地非讓塑膠袋消失,歷經二次政權輪替,不成功不罷休?現在到首都達卡消費購物的人,已經拿不到塑膠袋,而會提素面棉袋或是有著美麗設計的紙袋、不織布袋回家。孟加拉是如何做到的?

闖下大禍的塑膠袋
       垃圾量大增,是都市化與人口增長帶來的後果之一,尤其在1990年代大量使用塑膠袋之後,垃圾竟成了淹水的主因,孟加拉的廢棄物管理能力不佳,除了回收價值的紙類與寶特瓶,其它垃圾經常是隨意棄置。在1990年,每天有高達930萬公噸的塑膠袋被丟棄,卻只有10~15%丟在垃圾桶,其它被扔進水溝、農田、河川裡。1998年的那場水災,全孟加拉有三分之二的國土,泡在膝蓋高的水裡近二個月,包括首都達卡大部份區域,達卡是孟加拉人千挑萬選,不會淹水的地區,沒想到竟然也淪陷,而大水遲遲不退的原因就是水道塞滿了塑膠袋。

千年垃圾危害健康,決定禁用垃圾袋
       不用說塑膠要花上20到1000年才能分解,光是阻塞水道就會造成家園泡水、火車脫軌、塞車…等災情,除了堵住水道外,其它的公共衛生威脅還包括積水或水溝裡的塑膠袋成為蚊蟲孳生的溫床,而蚊子就是登革熱和瘧疾的傳播媒介,因此,政府有責任確保並維護下水道系統的通暢。在1998年闖下大禍的塑膠袋,讓嘗到苦果的孟加拉社會不得不正視塑膠袋禁用的必要性,事實上,環境森林部在1993年便嘗試禁止塑膠袋的製造與買賣,但因產業反彈而功敗垂成,沒有得到國會的支持,之後政權輪替,主政者也試圖推動法案,依舊沒有成功,一直到1998年的大水災後,孟加拉民眾的態度開始轉變,因此當政權再度輪替,2001年上台的新政府趁著民氣可用,再度端出政策。

全世界的領頭羊,塑膠袋用量降九成
       首先在2001年底公布2002年首日將禁用市面上最常見的20 micro薄塑膠袋,第一階段先在達卡市施行。接近生效日,環境部甚至動員環保團體、其它公民團體和民眾一起上街遊行,表達支持新法,也說服工商聯合會代表出面背書,營造有利政策推動的氛圍,孟加拉政府在新法生效初期,派遣行動法院在市集駐點,針對違規使用塑膠袋的店家嚴加取締,展示執法決心,這是全球禁用塑膠袋的首例。由於政府的雷厲風行,塑膠袋用量急降九成,當地三百多家工廠關門大吉,雖然政策導致塑膠袋工廠的工人失業,但有更多手工縫補與製造各種材質購物袋的需求出現,填補了就業缺口。
       塑膠袋的替代品很多,從紙、棉、不織布,到合成纖維購物袋紛紛出籠。合成纖維是孟加拉政府繼禁用塑膠袋之後的下一個目標,配套就是推動天然纖維「黃麻」,黃麻素有黃金纖維的美名,號稱黃麻之國的孟加拉,在1970~80年代曾是全球第一大出口國,卻在塑膠合成材料問世後沉寂了將近廿年。黃麻是最廉價的天然纖維之一,重要性僅次於棉花,成熟的黃麻在水中泡軟之後,把莖的內外皮撕下曬乾,就成了抗張強度高,能防水,會發出金黃色光澤的纖維,適合大批農產品的包裝。黃麻桿在孟加拉用來當屋頂鋪材、籬笆和柴薪。

善耕雲端找公益,服務學習真Easy!

你可能也會想參加的活動

暢所欲言

 

還能輸入140個字

大家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