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漢柔情

2016-03-21 於 12:40 發佈  by   展翼合唱團暨視障天使協力車隊
  

「蓓君姐,妳這次的志工是個小鮮肉哦!」,一位女性志工對正在和協騎車手邊走邊聊天的我說。我一時聽不懂,只知其所指何人,但不知其所言何意。「肉」?我身旁的志工並不胖啊,但他倒是空手道黑帶、陪我們騎上觀音山的勇腳呢!後來才搞清楚這是最近很夯的新名詞,不得不承認自己跟不上時代囉。

2016元旦三天連假,隨著展翼協力車隊從台北到中、彰、投騎車,深深被幾位勇腳志工們的「柔情」感動……

「蓓君姐,你待在這兒,我離開一下去看小章。」當車隊休息時,協騎志工阿凱將我安頓好後,有時會這麼跟我說。我不認識那位「小章」,只知他是啟明學校的學生,好像需要「特別」照顧,當下覺得這位小鮮肉還真熱心啊!

一次排隊等廁所時,我聽到阿凱的聲音:
「小章,你要上大號舉左手,要上小號舉右手」」
「……」
「小章,你要上大號舉右手,要上小號舉左手」」
「……」

聽到阿凱如此對小章說,在「解放」後,回到車旁的路上,忍不住問當時排在我後面陪這孩子等廁所的他:「你用『大號』是不是太……改用『大便』他會不會比較容易懂?」
我首次遇到小章,對他的情形全在狀況外,不曉得他除了視障還失語,加上看不到也聽不到他的反應,就自以為聰明地這麼建議。

「他聽得懂,只是說話聲音很小,用問答的方式比較好溝通,我那樣問─每次用不同手─是想跟他確認。」

不同手!?粗心的我沒注意到阿凱的問話裏有「換手」,還以為是他用字太「文言」所以小章聽不懂,一直沒回答。
「你怎會想到用這個方式?」
「是琨蓓教我的。,」

琨蓓在啟明學校工作,去年大環島他是我的協騎志工,也常常是車隊裏盡責的押隊。環島騎乘時,偶爾他會一反平日的寡言,如數家珍般地告訴我一些學生的情況,像模仿口頭禪、習慣動作、特殊喜好等等,聽得出他對這些孩子十分用心地觀察和照顧。

這次出來,沒有人比琨蓓更知道怎麼帶小章了,他教其他志工怎麼做,他們就有樣學樣,試著去做,在和小章溝通上很有幫助。

後來的騎乘中,我還聽到小章的協騎志工阿文─陪我們環島還參加過鐵人三項的勇腳─對他說「小章,我們要換檔囉」、「小章,我們要上坡囉」之類的話。當然我聽不到回答,相信騎在前頭的阿文一定聽不到,但他還是這麼做─就如同和一般視障夥伴配搭一樣。我很感佩阿文帶領如此與眾不同盲友的態度,他沒有因為他失語又視障就自顧自悶頭騎車,把這些後座盲友需要知道的訊息都給省了。(當然一定有其他志工也很關照小章,但我只能就自己知道、聽到的記錄下來)

相信這三天小章是開心且難忘的。坦白說,帶他可能需要更多的耐性,一般人會認為男性粗枝大葉,而我感受到了這幾位勇腳的鐵漢以一份可貴的溫柔態度用心地對待這個孩子,誰說勇腳只會猛?鐵漢就不會有柔情?

拿我自己為例,我的家人不敢以協力車載我,到許多觀光景點他們租單車去兜風,我只能找個地方坐坐,望穿秋水地等他們回來,或被帶著在附近走走,若非來到展翼,是沒機會騎腳踏車四處旅遊的。

而小章的情況比我複雜,溝通並不那麼容易,或許出外的機會不多,可年輕小男生哪個不喜歡到處玩、到處跑、騎車追風?無奈一些主觀條件限制了他。

多虧有阿凱、琨蓓、阿文等感心的志工三天來照顧小章,陪伴他出外騎車、完成旅程,讓他第一次的騎乘留下美好回憶。可想見在志工們的帶領下,小章的世界將會更廣闊而多彩。

你可能也會想參加的活動

暢所欲言

 

還能輸入140個字

大家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