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是開計程車 「正職」卻是志工召集人

2016-03-12 於 20:07 發佈  by   展翼合唱團暨視障天使協力車隊
  


在車隊之中,提起「朱振元」,或許未必人盡皆知,但一說「朱爸」,相信沒有人不曉得這號人物。

朱爸的年紀並不大,至少沒大到要團體中多數人稱他為「爸」的地步,但無論長幼,進到展翼的車友們都入境隨俗的這麼喊他,不只因他是車隊的執行長,叫鐵馬不得偷懶的靈魂人物,更因為他是個古道熱腸、有著高度愛心的夥伴。

二○一二年三月底,朱爸的電子信箱接到了一封展翼急徵攜盲志工的活動通知,他詢問轉寄信件的友人:展翼成立多久?是一支怎麼樣的團體?平常都做些什麼?合唱團如何又舉辦登山活動?可對方一無所知!

雖然覺得「攜盲」郊遊很有意義,但以朱爸多年在救國團擔任總幹事、辦理各項活動的經驗告訴他,不深入探究便貿然參與陌生團體的活動有些冒險,於是,他上網觀看展翼的臉書與部落格,並帶了幾位夥伴參與展翼四月間所辦理的圓覺寺登山健行。途中,聽聞即將成立車隊的消息,朱爸忘卻不久前才責備過朋友未加深入探究展翼底細的話語,慨然宣布「救國團南港區團委會捐贈一部協力車」,感動了所有在場的盲友。

當我告知展翼決定購買定價三萬塊錢以上的單車時,他當場傻眼,許久說不出話來。他抱歉地對我說:「我們一年的活動費大概也就是團長所說的這麼多而已!」

即使如此,朱爸依舊透過關係,在車隊成立之前,如數的贊助了展翼一部嶄新的高檔協力車。

雖然朱爸與展翼的成員尚不熟悉,但他接下了天使車隊成立記者會的副總幹事職務,在他的居中牽線之下,救國團出動了大批的人力,以及桌椅、充氣拱門與發財車等物力。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上午,大稻埕碼頭冠蓋雲集,媒體爭相報導台灣第一支視障協力車隊誕生的消息,振奮鼓舞了所有的盲友與志工。

朱爸在救國團的資歷超過三十年,辦過的活動難以計數,人脈廣闊,帶領團康、主持、暖場等更是一絕。又先後為展翼向救國團爭取到「讓社區亮起來」,每個月五千塊錢的團務經費,為團隊注入了許多有形、無形的資源。

二零一二年年底,車隊首度舉辦跨日行活動,單車需由貨車長途載運,朱爸發現由於擺放、固定不佳,致車輛於運送過程中發生碰撞、掉漆事故。經過思考,他將較重的協力車置於前面,輕盈的單車擺在後面,以避免貨車煞車時,後頭重力前傾的擠壓;又將單車與協力車分成數個小落,每小落分別以彈力繩固定之外,各小落間又以同樣方式綑綁、鎖定,往後即便車隊越洋開伐至澎湖、金門,歷經海上波濤,所有單車依舊完好如初,再不聞損金折骨的事件。

二零一三年夏天,朱爸得知日本盲人有意來台騎乘,不但主動為其尋找領隊、安排行程,也號召了許多好友加入此一台日交流行列。大夥自台北出發,經基隆、九份、金山、淡水等地,走訪中正紀念堂、華西街、士林夜市、鄧麗君墓園、北投溫泉等日方指定前往的所有景點,留給日本友人深刻的印象,因之帶動起隔年我方揪團前往廣島及日方友人連年來台參與展翼活動的熱潮,引發了台、日外交單位的重視與矚目。

二零一五年三月間,展翼參加單車協會在宜蘭所舉辦的騎乘活動,某位團員不幸於途中因心臟病發引起休克。除了帶領台北夥伴至羅東聖母醫院加護病房探視之外,在該名志工返回住處之後,至少連續三個月,朱爸還得每天自早至晚開車帶他及家人,從新莊到台北榮總及亞東醫院作高壓氧治療及口語、動作等復健,期間不知付出多少的時間與心力。

朱爸曾服務於捷安特門市四個年頭,因此,在車輛維修保養的功力深受單車學校謝正寬校長及功學社高階主管的一致肯定。

每回PO出展翼清洗、修護單車的訊息時,就會有許多志工報名參加,一方面前來學習修車技術,回家之後,也可為自己的愛車作免費保養與健檢。

朱爸深知車隊營運不易,內、外輪胎、煞車皮、管線等耗材的用量必然隨著車齡與日劇增,因此多次提前向建大輪胎、嘉誠精工等廠商爭取免費贊助。有了朱爸壓陣的展翼鐵馬隊,再不怕鐵「蹄」生鏽,馬匹偷懶不聽使喚,給了車友最最安心的騎乘工具。

除了在展翼,朱爸也擔任盲人棒球、脊椎損傷協會、手搖車協會、華山基金會等公益團體的志工。他告訴我,之所以選擇以開計程車為業,就是因為這一行較為自由,能不受約束的抽出時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僅能就個人所聽到的告訴大家有關朱爸的為人及種種事蹟,如果我看得到,能說的故事必定更多、更為豐富。我竭誠地歡迎線上好友們親至展翼,參與車隊活動,告訴盲友,朱爸還為著我們做了什麼事。讓社會知道,不論職業貴賤,收入高低,只要你願意,每一個人都可以像朱爸一樣,成為諸多身心障礙者及長輩們的得力天使。

你可能也會想參加的活動

暢所欲言

 

還能輸入140個字

大家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