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是「萬華病毒」。警戒之後,萬華社工的一線心聲...

2021-05-26 14:07:41 發佈  by   善耕365公益媒合平台
#萬華 #疫情 #社福團體
「現在做什麼事情都要先重申是來自「萬華」吧!」 陳社工服務於青少年純潔協會位在萬華的據點,平時從事弱勢青少課後照顧,及其家庭的資源協助。讓我們透過陳社工的視角,在警戒之後的萬華,看見弱勢兒童們與社福團體的處境。
編輯:善耕365
文/圖:純潔協會萬華據點 陳治勳社工
 

「你好,我在萬華工作喔。」

本該熱鬧的萬華街區,頓時成了空城,明明才晚上七點,看起來卻如夜半般寂靜。
現在做什麼事情都要先重申是來自 「萬華」吧!不管是物資發送,還是與人對應,他人可能會有防疫顧慮,畢竟疫情熱區的確大家都會害怕。說來無奈,但也只能講清楚「這是來自萬華的喔」、「我在萬華工作喔。」等,以防事後被別人問,又指指點點的,保護自己也保護大家。
 
宣布停課後的頭一兩天,因為得不斷為停課期間做聯絡與打點,在沒有出現發燒、不舒服的情況之下,也沒想過要去快篩。但之後看著每天確診人數攀升,又不斷顯示是萬華活動史居多,快篩的念頭也逐漸醞釀,心想,畢竟我天天進出萬華,又常常接觸不同族群的人(愛心店家、里長、據點長者與兒少..等),是不是應該也要去篩檢一下會比較好。
但害怕萬一自己確診了,
我在隔離,那據點怎麼辦?孩子怎麼辦?
 
這樣的憂慮,不單只是思考自己。在停課的期間,我天天都以電話、LINE的方式,確認我們的個案家成員是否健康。畢竟在據點的彼此,就像一個生命共同體,只要據點其中一個人確診,後續影響的也不會只是一個家庭而已,其他的孩子也可能會確診,或是要被隔離……
 

萬華據點天人交戰,宛如如戰場的那幾天 

據點做為學校端與家庭端的中繼站,承接著弱勢家庭課後照顧的責任,最煎熬的大概是5/14~5/17(週一)警戒前後這幾天。 
 
在上未公佈停課前的5/14(週五),就有家長詢問據點是否會暫停開放?哪怕萬華儼然成為大家口中的重災區,但作為社區據點,在還沒宣布停課前,我們能做的便是堅守陣線與提高各項防疫措施標準,持續地服務大家。若據點果斷停課,影響的卻是這些孩子課後沒有去處。
 
弱勢家庭的孩子於放學後就會來到萬華據點,透過課業輔導、晚間供餐、多元學習課程等,待至晚間九點。據點協助照顧陪伴這些孩子,對每個家庭的意義也不同,例如:讓特教身障家庭的父母能夠喘息、晚間供餐減輕了案家的經濟壓力、午晚班的勞力工作者不用趕著接孩子等等。
 
所以,我實在不敢隨便的終止據點的空間及服務。只能回應家長,我們一定會更謹慎處理防疫工作。
 
(據點停課前的防疫措施)
 
然而,在5/15(週六)起,新聞不斷傳出萬華茶室、某動物王確診、以及萬華疫區爆發等聳動標題,同時萬華被匡列準三級防疫區。那時政府又尚未做出更多行政回應,據點端只能一直天人交戰,思索我們的何去何從?
 
最終在5/16(週日),政府宣布了萬華四所小學停課一週,其中一所小學,涵蓋了據點其一學生群,為了一同守護孩子們的安全,據點也在週日趕緊同步跟進,宣布了停課的消息,避免後續產生群聚感染的風險。
 
接著我們協會也緊急召開了防疫會議,討論了相關的停課計畫,途中政府也宣布了雙北全面停課,到最後變成全台停課。
 
所謂社福,就是不斷地與人工作,照顧輔導孩子、扶持陪伴案家。最受影響的,我想就是無法直接的服務孩子及案家,儘管我們透過電訪、LINE等通訊方式連結著彼此,但我想力度還是有限的。
 

警戒後,擔心孩子是否無人可照顧.....

孩子們停課了,在還沒關心案家前,也曾擔心孩子是否無人可照顧,但得到的,卻是另一種令人心疼的答案。